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通辽站长网 (http://www.0475zz.com)- 国内知名站长资讯网站,提供最新最全的站长资讯,创业经验,网站建设等!
热搜: 2 开元棋牌有漏洞吗_太阳开元棋牌_开元棋牌植入器 十一 数据
当前位置: 首页 > 365bet官网平台 > 传媒 > 正文

五角大楼首位CDO畅谈美国最大政府机构面临的数据机遇与挑战

发布时间:2019-11-13 12:08 所属栏目:[传媒] 来源:siliconANGLE
导读:至顶网CIO与CTO频道 08月08日 编译:对于美国国防部首席数据官(CDO)Michael Conlin来说,过去的一年中他遇到了很多个第一次。 他在2018年8月被任命为美国五角大楼的首位CDO,使他有机会为这个美国最大政府部门管理数据。这也是Conlin第一次为联邦机构工

至顶网CIO与CTO频道 08月08日 编译:对于美国国防部首席数据官(CDO)Michael Conlin来说,过去的一年中他遇到了很多个第一次。

他在2018年8月被任命为美国五角大楼的首位CDO,使他有机会为这个美国最大政府部门管理数据。这也是Conlin第一次为联邦机构工作,而该机构拥有460亿美元预算、10000个运营系统、覆盖3000万英亩面积位于5000个不同地点的物理基础设施。

这也是Conlin第一次宣誓就职,宣誓他将扞卫美国宪法,而这是对每个进入民事或者军事服务部门的新员工的要求。

Conlin回忆说:“感觉好像花了一个小时才完成这个流程,因为我突然感受到那种情绪和氛围,感受到我正在做的事情的庄严性。这让我有机会践行很多人都有、但一直没有机会的爱国主义精神,当这个机会出现时,我没有理由说不。”

在马萨诸塞州剑桥举行的MIT CDOIQ研讨会期间,Conlin谈到了他的企业背景如何帮助他目前的工作角色,也就是负责美国国防部内部的变革,引导五角大楼自上而下的文化,使该机构的数据更加可见,以及CDO角色的演变。

政府机构需要有CDO

去年夏天,Conlin发现正式就职,因为最近多个获得通过的立法和两党委员会的建议促使政府必须接受更广泛的联邦数据战略。根据“Foundations for Evidence-Based Policymaking Act”法规规定,所有联邦机构现在都必须任命CDO一职。

Conlin本人对联邦政府的IT运作并不陌生。虽然他在去年8月之前的职业生涯完全是在私营企业渡过的,但Conlin在HPE服务部门担任高管的时候曾与国防部和国土安全部展开合作。此外他还曾是Perspecta公司首席技术官,该公司与美国海军签订了一项规模35亿美元的下一代企业网络合同。

Conlin说:“和大多数美国人和连续创业者一样,我是个资本家,当我被录用时我有明确的授权。”

文化挑战

Conlin的任务是通过有效利用数据的同时,帮助其领导者更快地做出决策,从而提升国防部的整体表现,此外还涉及利用数据分析将国防部转型为使用数据分析的数据消费者。

对于这个职位上的任何人来说,终极挑战是Ta将为这个全球最大的指挥和控制机构工作。那么Conlin将如何把自己的创业技能和企业经验运用到一个自上而下的权威机构中,并且让这一变革得到认可呢?

Conlin说:“这在国防部实际上是很难的。最终,人们要看他们的绩效奖励做,他们需要在你所描述的未来中看到自己个人的发展前景,如果没有看到,你就会一直遇到阻力。”

Conlin的策略之一就是于国防部的关键负责人进行会面沟通。他通过确定这些负责人的主要问题所在,进一步获得这些人对他设定的目标的支持——因为他针对这些问题提供以数据为驱动的答案,是与领导者的绩效目标相一致的。

他解释说:“当所有人都协调一致时,你马上就会得到支持,你知道你正在做的事情步入正轨。不是说你启动了,大家就会支持你。这可不是要收集所有数据,而是要针对特别重要问题准备具体的答案。”

系统分析的“遗产”

对于很多联邦机构而言,这个问题并不罕见,因为系统和信息的发展速度通常不如私营企业那么快。但是,这个问题在五角大楼内可能更为严重,因为它的历史变化可能要追溯到半个多世纪之前。

1961年,Robert McNamara在福特汽车公司工作了很长时间之后,成为了美国国防部部长。McNamara实施了他在福特曾开发的系统分析流程,主要用于做出涉及武器开发、部队要求和预算的关键决策。

他的目标是系统性地制定一个长期的、以项目为主导的国防部战略,这有助于进行彻底的分析,但速度并不是那么快。

Conlin说:“想想看,我们的预算规划流程是由McNamara创建的,这个流程要求你把未来五年的所有事情都计划好,相比做一年计划来说要做的事情多多了。因为在美国国防部很多决策流程都是基于缓慢移动的系统和缓慢移动的数据,因此将这些绩效指标的执行是相当困难的。”

获得数据可见性

为了克服数据惯性的难题,Conlin把重点放在了基础法案的一项要求上,即创建一个权威的联邦数据目录。前不久,Conlin描述了国防部现在如何为75%的预算提供详细的成本基准,其中就包括按地点划分资源的资金详细条目,以及各种IT服务的消费成本。

“这是一项持续进行的工作,你不想等几周或几个月的时间去做一些文书工作。我们需要让人们采用现代的数据方法。”

美国国防部通过聘用首位CDO,向建立类似私营企业的数据驱动模型迈出了重要一步,认识到这一角色的重要性,该机构让Conlin直接汇报给首席管理官,后者是国防部秘书和副秘书处的第三把手。

此外该机构也把CDO与CIO的职责划分开,后者也是也向首席管理官汇报的。根据Conlin在IT行业的多年经验来看,这种结构对Conlin来说是有道理的。

“我们过去常常看到CDO是向CIO汇报的,就频率而言会大幅减少;因为我们现在意识到,这是一个失败的模式,你可不想按照这条路走。这完全取决于为企业推动绩效表现的是哪位高管,这位高管就是CDO的汇报人。”

在工作一年后,这位前HPE高管清楚地看到了他作为美国国防部历史上第一位CDO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现在,他正在将该机构带入现代数据管理时代。

Conlin说:“最终要看提高国防部的负担能力和表现。数据是什么、在关于策略、角色和职责的策略下,谁可以访问这些数据,所有这些都是我们必须实施的一整套解决方案,这就是CDO角色的本质。”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bqsm@foxmail.com,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